一个人打爵士一波11-4!带绿凯取胜的竟不是砍33分的塔图姆而是他? LOL竞猜

2020年2月27日 Off By dazhuang

一个人打爵士一波11-4!带绿凯取胜的竟不是砍33分的塔图姆而是他? LOL竞猜

过去12场比赛,凯尔特人10胜2负,而沃克已经因为膝伤休战了3场,绿凯取得如此骄人战绩的原因只有一个——杰森-塔图姆。

过去14场比赛,塔图姆场均拿28.5分7.1篮板1.4助攻1.1盖帽,投篮命中率50%,三分命中率48%,罚球命中率78%。

爵士要有人能在防守端对上塔图姆,那就必须在首发上罗伊斯-奥尼尔,在这点上施耐德教练是很坚决的,但是在首发替谁这件事儿上,就让施耐德犯难了。

最开始爵士投篮训练的时候,给出的首发名单是奥尼尔替了康利。但是人康利毕竟拿着3500万,毕竟不能人人都向费城看齐——钱多撒币到在板凳上放一个合同上亿的球员。所以施耐德思虑再三,还是让英格尔斯回到了替补席。

既然奥尼尔上了首发,他们的防守策略必然是奥尼尔紧跟塔图姆,主要去切他的三分,把他往内线赶,爵士的内线毕竟还戳着戈贝尔这么一尊巨灵神。

爵士一定研究了塔图姆最近的比赛,发现塔图姆的投篮分布越来越趋向于魔球化,这同样是凯尔特人教练组给塔图姆的要求。那么爵士让奥尼尔外切三分,再由戈贝尔镇守内线的策略不能说不对。

但这时候就显出塔图姆的全面了,他的打法虽然越来越趋向于魔球,但他的中距离并没丢。塔图姆第一节得7分,分别是——底线附近中距离干拔戈贝尔;接斯玛特长传反击暴扣;转换过程中,硬突奥尼尔打成2+1,此时戈贝尔还在朝篮下跑的路上。

第一个球展现了自己的中距离,后两个都是趁戈贝尔不在篮下迅速打成,很狡猾。

我们说过很多次了,绿凯的内线是有问题的,所以爵士想赢就不能只在防守端用戈贝尔,进攻端一样需要用好他。但戈贝尔并非一个能持球进攻的内线,这就要求一个持球人和他挡拆才能最大化的攻击绿凯的五号位。

由于康利已经失去了他的速度,爵士最好的人选就是米切尔了,但是米切尔上来打了不到3分钟就领了2次犯规。绿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,开始一到五无限换防,英格尔斯和康利不能用突破来杀伤泰斯,爵士的进攻就停滞了。

绿凯由于是背靠背作战,史蒂文斯在第一节最后三分钟把坎特摆上了五号位,但爵士的外线甚至没有尝试去对坎特进行杀伤。在这三分钟里,双方好像都极有默契的忽视了这个土耳其大个子。

而到了第二节,双方又同调似的同时想起了坎特。绿凯第二节第一攻就是让坎特落低位接球单打,米切尔则开始不断的找中锋挡拆,去攻击绿凯这个防守上的弱环。

米切尔在这个阶段应该是连打了坎特4-5个回合,坎特不上来,他就中近距离抛投,坎特要是敢防上来,他就立马一个突破到篮下得分。这不仅让坎特十分难受,更是让米切尔找回了手感。

史蒂文斯实在忍不了了,喊出暂停换下坎特,同时为了给泰斯足够的休息时间,而上了一套小阵容。施耐德完全预料到了史蒂文斯的动向,同步把戈贝尔拿了上来,并开始摆联防。

绿凯只能靠塔图姆的个人进攻撑着,这时再一次展现了塔图姆的全面,三分、中距离和篮下,远中近几乎无死角的进攻。而爵士一看绿凯摆小,只要戈贝尔在内线一侧挡住人,爵士外线个个往里冲,反正没人护筐。

史蒂文斯只得把泰斯拿回来,但泰斯回来没打两分钟遭遇第三犯,坎特再次被拿上场,但稍微有了一点变化:绿凯把爵士的挡拆发起朝边角逼,让他们更多在边线和底线附近发起挡拆,在这样的狭小空间里,坎特可以上前夹击。

但爵士很快反应过来之后,米切尔又开始给坎特上课——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打坎特,最终你们看到的只取决于我想用哪种。

所以双方斗了这么多心眼,但比赛的呈现上却是塔图姆和米切尔借个掩护就干,双方开始神仙打架。米切尔这节拿了19分,塔图姆拿了16分,但由于绿凯的弱点暴露的过于明显,爵士抹平了第一节的分差。

下半场上来之后,双方的比赛强度明显下降,尤其是绿凯这边下降的不是一星半点。我想主要是因为他们昨天背靠背,而泰斯身背三犯,不敢做太大的动作了,他要尽可能的留在场上。

很明显的就是米切尔和中锋挡拆,泰斯不敢往上迎了,只能往回收,米切尔连续进了两个三分。而更明显的是,康利可以开始突破了。

第一节7分钟左右,康利突泰斯没突过去,这就是他大伤之后失去速度带来的影响。但是这一节康利和戈贝尔打了一个挡拆,之后击地给戈贝尔再传导到弱侧,尼昂进了一个三分;还有康利直接突分给克拉克森进了一个三分。

这些都是绿凯比赛强度在下降的表现,而绿凯还是靠着双探花的个人能力撑住了场子。首先还是塔图姆,即使到了这种局面,爵士依然不敢给塔图姆上过多的双人夹击,还是采用联防,塔图姆这节又是4中3拿7分。

塔图姆下场之后,杰伦-布朗个个球顶着克拉克森强投,爵士就是没法子。这就是身体和天赋啊,布朗这节也拿10分。

第四节绿凯又上了坎特,而且仍旧是像第二节开局一样,给坎特在低位做球单打。施耐德一看,让米切尔和克拉克森同时上场,试图针对坎特。

两个持球手在场上反而出现了球权分配问题,克拉克森在爵士的任务很简单,上来就是持球进攻拿分。所以球到了他这里基本出不来,但他今天状态并不好,第四节只6中2而已。

而状态好的米切尔又拿不到球,因此坎特这节在场上并没有第二节那么惨。

同时另一个X因素出现了:第四节9分50秒,戈贝尔第二罚不中,塔图姆拿到篮板给斯玛特推进。斯玛特拿球冲刺,爵士的退防全收到了内线,并且全在塔图姆这一侧。斯玛特突然一个急停三分,进了!

在此之前,斯玛特三分5中0,所以并不能说爵士的退防出了问题。但斯玛特就是这么鬼,你并不知道他永远充满自信的出手什么时候会进,而且一进就是一串。

斯玛特在这2分钟里,连进3记三分,然后看到坎特在篮下的空位,立马击地传给坎特打成。也就是说两分钟的时间里,斯玛特一个人打了爵士一个11-4!

从数据来看,这还没有第二节塔图姆和米切尔对飙来的震撼,但关键是时间节点。在第四节双方不断拉锯的时间段,他突然来这么一波,就很致命了。

施耐德教练在最后几分钟试图夹击塔图姆,做垂死一搏,可惜当时大势已去,爵士吞下了自己的四连败。

塔图姆又拿了33分,厉害极了!但他是绿凯的箭头。绿凯这场真正在场上组织全局,并且最终致胜的其实是斯玛特。

还有个事儿很有趣:由于爵士输了,他们掉到了西部第六,升上第五的是雷霆。而第四的是红队,他们之间只差——2个胜场……

谢谢读完!